您当前的位置:首页>>机关文化>>正文

深厚的生活积淀 鲜明的个性呈现

——再读《白鹿原》有感

作者:

蔺玉武

来源:

工委宣传部

发布时间:

2019-1-26

 

《白鹿原》可真是一部名不虚传的精品力作啊!

近期,再次认真拜读陈忠实先生的《白鹿原》,着实又有不一样的感受。对这部名著,此前读过多次了,但每一次都有新的收获。而最该感叹的则是作者深厚的生活积淀,并在此基础上刻画出的那一个个鲜明的人物形象,以及故事背后重大的历史事件和深刻的民族性格。

长期在农村基层工作生活,陈老对所在的那个村落熟稔于心。他不只是熟悉白鹿原上的沟沟坎坎等地形地貌,对那片土地上世代生活着的“乡党们”更是百般地亲切,他熟知着乡党们一切的生活细节、喜怒哀乐。大篇幅的故事叙述,又仿佛是在讲述他个人的经历,那么清晰流畅,那么情感饱满,让人想不到那是小说创作,而更像是在作事件陈述。生活是文学的土壤和源泉,在陈老的笔下,他把生命和人性带入到了更深远的视野。可以想见,在白鹿原头,一位老者每日里临风而立,在那坚毅执拗而惆怅的目光中,透着怎样的关于民族命运的深层思考啊!

读《白》,一种厚实的历史感、一种民族的悲怆感猛然袭来,仿佛要压榨出人所有的自私和庸常,油然而生一种使命担当。一部创世名著,一部经典人生,作者对他所生活的那片白鹿原无限热爱,一山一水,一景一物,都无不充满着虔诚、敬仰和希望。他熟知那片土地上发生过的一切,对历史有过精心的研究和梳理,是那片土地当之无愧的代言人。他笔下的所有人物,都处在那特殊的历史或是文化的夹缝里,却又都逼真生动地喊出了自己的声音,再现出了白鹿原精灵们的坦荡磊落。

白嘉轩,书中的主要人物,他的存在如同白鹿原上那一只神秘的白鹿,亦真亦幻间,每每都是一抹美丽的向往。他历尽风雨又岿然挺立,他的一举一动,无一例外地被锻打上了地域环境的烙印,他的每一次出场,以及每一丝呼吸,都对那片土地有着“震撼”的力量。而鹿子霖、朱先生、孝文、孝武、黑娃、兆鹏、白灵、田小娥又无一不贴着个性的标签,展示着生命的某一份凄美和永恒。正因为这一群实实在在的人物所在,使作品本身显得厚重而生动,那片原成了另一种文化的载体,一种多彩命运的聚合体,就那么随便地踩上一脚,都可能唤醒某一个历史传奇。历数千年的黄土层,孕育出的每一个生命都当根基深厚、枝繁叶茂,每每又都是文化和精神的盛宴。

读着《白》,我也仿佛回到了那片有些封闭又大气的土地上。那片原毗邻西安,随时对接着最现代的文明,包括每一份革命的声音,但那片原也有一种强大而无形的传统包围,万老不化,坚不可摧,就那么逼真地在文明的背影下固守着自己的那一番天地,由此也就无处不在地笼罩着一种反传统、反封建、反邪恶、反落后的精神的闪光。同样熟悉的声音和味道,像极了自己小时候成长的村落,但又觉得多了些什么,那就是关于家族的传统和力量。以白嘉轩为族长的白鹿两家的家族势力强大而顽固,那是一股不知延续了多少年多少代的强劲积蓄,如同那老宅院斑驳久远,又似那层叠的原,密不透风。而这种家族传承中,有其积极的一面,却也有其消极而腐朽的一面。比如田小娥的死,其根源便是黑暗的家族势力,迫使一个弱女子生不如死,而死后都入不了祖坟无葬身之地。于是瘟疫,于是战乱,仿佛成了对这股家族势力最强有力的控诉和攻势。在那些腐朽制度摇摇欲坠的前夜,族规乡约成了维护社会秩序的重要工具。当随着国内外形势的变化,各种观念交相冲击,根深蒂固的封建“卫道士”家族统治也面临土崩瓦解的边缘,受到来自现实社会的家族本身的各方面的挑战。历史潮流滚滚而来、势不可挡,再强大的“卫道士”也终究不能维护捍卫那种黑暗腐朽制度的存在。文章的精彩之处,正在于田小娥这样一群“反面人物”的出现,以追求自由、民主、独立之化身,给行将没落的封建家庭势力以最致命的打击。虽说后来修了“镇妖塔”,但终究没能抹去新生事物在人们心中留下的刺痛,至少在看到那高高矗立的六棱塔时,内心又会是一种不安甚至恐惧。

封建宗族势力的顽固,倒也成了文章另一条暗线,自始至终主导着故事的发展。从白嘉轩一出场,便被罩上了一层神秘感,文章后续并没有提及那只映像中的白鹿给白嘉轩带来了怎样的好运,却又让读者无时不感受到自此以后罩在他头顶的那一束神秘的光晕的恩泽。每一个读者都着了魔般十分地关切并福佑着白嘉轩,并相信他一定是受到了神秘白鹿的庇荫。时隐时显的矛盾冲突,推动着跌宕起伏的故事情节,白鹿两家的矛盾纠葛一刻也不曾停止过。而白嘉轩的正义耿直,终将会战胜鹿子霖的狭隘龌龊,这是不容置疑的真理光茫。表面上看两家人风平浪静、友好相处,一个个仁义道德、道貌岸然,但私底下的明争暗斗却从未停止过,这又是对中国民众人性特征的深层揭示。每每在重大场合或紧要关口,都是由旅长这一特殊人物出面来调停决断,但每每又都显出几份无奈与勉强,并隐隐可见那些循规蹈矩、言听计从中的无声反抗。看似强大的家族体系,面临来自方方面面的挑战,尤其是家族自身。在那个动荡不安的年代,似乎一切都没有了方向和目标,一切都处在无规则的黑暗的摸索中,不论是个人或家族甚至国家,都已经模糊到不知何去何从。于是,各种社会矛盾、政治斗争、武装欺压等重重势力交织在一起,真实再现了大革命失败后笼罩于中国大地上那层浓浓的迷茫、消沉、颓丧之气。而白灵、兆鹏也包括黑娃等一大批年轻的觉醒者的出现,又使白鹿原及其巨大背景下涌动着一种无法抗拒的青春时代的正义的躁动,以至于没有任何人能够阻挡的洪流,一种强大的气场,无与伦比的历史的力量,一种新生的希望与选择。一切腐朽与压迫终究会被打破和取代,新生的人民政权在历尽劫数后,终于一点点站立并成长起来,像极了白鹿原头再度升起的那轮朝阳。而白鹿原的这一段历史,更成为中华民族不屈斗争、艰难求索的真实缩影。

陈老对这一宏大的题材驾驭得非常稳妥,那更源于他大量深入的调查研究和长期的积淀思考,这其中付出的艰辛难以想象。陈老更如史学家一样,透过白鹿原对中国近百年的历史进行了深入的剖析对接。多层面的用心建构,深厚的生活底蕴,深邃入骨的观察提炼,使笔下涌动出最真实的面孔,发散出最真实的声音,以及贴近于大地的呼吸。每一个人物都显得个性突出,绝不是随意地安插,而必须是某一种必然结局下极用心的裁剪。细致入微的心理描述,惟妙惟肖地刻画出人物的生动形象,刻画出每个人背后所承载的深刻和丰富。这一点上,陈老笔触老辣,力透纸背,不能不令人心生钦佩。而对人物的设置、事件的布局、情节的发展,从不拖泥带水,拒绝自以为是,摒弃矫揉造作,回归生活本真,完全地遵循着一种历史或事物发生发展的客观必然。有时虽像是少了一些“无巧不成书”的曲折离奇,甚至有一种关中人的“耿直”,以及在困难面前不眨眼的“残酷”,但却以一种无法抗拒的事实和精神的力量,告知着我们什么是真实的历史,什么是真实的人性,并掀起一个个或人物或事件的高潮。比如文中几个重要人物的最后结局,以及在面对死亡时的那份淡定和大气,完完全全是一个个中华之“白鹿精灵 ”:田小娥有之,白灵有之,朱先生有之,鹿子霖亦有之。

读《白》的全过程,自己始终被一种强烈的文化、道义和信仰的气场所包裹着,急切处甚至有一种窒息的感觉。可以想象,作者当时是在怎样一种冷静、愤懑和沉重的心绪下动笔的。相信那一个个场景描述,也曾折磨得陈老一次次驻笔反思、痛苦不已。他在为家乡那一片不平凡的土地点赞,在为朴实无华的乡党立传,在为浩浩中华的精神魂魄呐喊。一种时代的号角,一种历史的追忆,一种临风而起的使命承载。更如他所说,是在以此揭示着一部“民族秘史”,是在张扬着“中华精灵”。而我始终感慨的,仍是作者在那深厚的生活积淀、鲜明的人物刻画下对故土、对历史、对文化的冷峻思考和忧患担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