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机关文化>>正文
东坡五年黄州住
作者:

雷军

来源:

工委宣传部

发布时间:

2019-1-27

 

近日的一个月夜,儿子的房间里传出来朗朗书声:“壬戌之秋,七月既望,苏子与客泛舟游于赤壁之下。清风徐来,水波不兴……哀吾生之须臾,羡长江之无穷。挟飞霞以遨游,抱明月而长终……”听着这熟悉的《赤壁赋》,我的思绪仿佛穿越时空,回到了千年前的古黄州,冥冥中似乎看到大文学家苏轼怅惘若失地站在古黄州的江边上,似有所思地用软软的川味诵读着《赤壁赋》,余音袅袅,似诉衷肠……我的内心不禁一颤,在心中默默凭吊起那位让中华民族共享千年的苏东坡来。

黄州,位于湖北省东部,大别山南麓,是长江流域一个普通的山城,然而在大文学家苏轼坎坷的生命历程中,这里却是一个极其重要的地方。中国历史上响彻寰宇的“东坡居士”这个别号即产生于黄州,从某种意义上讲,“东坡”这个历史人物也诞生于黄州,还有前、后《赤壁赋》和《念奴娇·赤壁怀古》那些脍炙人口的千古名篇也谱就于黄州!毋庸讳言,黄州,是中国历史上一个标志性的文明符号。然而就是这么一个披有浓郁历史文明光环的江边小城,在北宋神宗统治时期,却是一处名副其实的“穷乡僻壤”之地。而把大文学家苏轼与穷乡偏僻的黄州连接起来的,则是中国历史上臭名昭著的“乌台诗案”。

顾名思义,乌台诗案是由诗歌引起的一场文字狱。而这场文字狱,在现代人看来却完全是一个莫须有的可笑事件。以李定、舒亶、王珪、何正臣等人为代表的一群大大小小的官僚,出于种种不可告人的卑劣目的,通过种种上纲上线的推断和诠释,给苏轼扣上了一个对神宗皇帝和北宋政府大不敬的罪名,将他关进大牢,严加拷问,肆意凌辱,并最终贬谪发配至人迹罕至的黄州。此案即为“乌台诗案”。

我们知道,从孔子开始,“诗可以怨”便成为中国诗歌的传统精神。作为一名政治家和有良知的古代官僚,苏轼的诗文中会不可避免地涉及针砭时政的内容,但以他空谷足音般清澈淳朴的秉性,那只是出于更深层次关注民生的善良动机,怎么也不至于上升到对抗朝廷的地步!勇于变法改革的宋神宗深知忠言进谏的重要性,也无意违逆宋太祖赵匡胤制定的“不得以言罪人”的“祖宗家法”,但在李定等人耸人听闻的谗言诱使下,还是治了苏轼的罪。然而历史最终不会为一小撮别有用心者所改写,因为东坡先生的才高八斗和人格魅力,他最终还是不忍为那些慧眼识珠者所弃。在诸多仁人志士的倾力营救下,经过130天艰难困苦的牢狱生活,苏轼于宋神宗元丰2年(公元1079年)12月28日,走出了阴森森的御史台监狱,以戴罪之身来到黄州,并在这个荒凉偏僻的小城一住就是五年。黄州五年,既是苏东坡在艰苦的物质生活中锤炼意志品格的五年,也是更多关注民间疾苦自觉融入百姓生活的五年,更是他在寂寞中深刻反思自我并由此在文学创作上更加成熟的五年。苏轼的黄州五年,当代著名文化学者余秋雨称之为“文化突围”,实属精当之至!

被贬谪至黄州的苏轼面临着极其艰难的生活窘境,物质的匮乏,使他不得已在好友徐大受等人的帮助下,在黄州城外人迹罕至处开垦出一片耕地,像陶渊明一样过上了躬耕陇亩的生活。苏轼联想到唐代大诗人白居易谪居忠州时的诗句:“朝上东坡步,夕上东坡步。东坡何所爱,爱此新成树。”于是给位于黄州城东山坡上的这块荒地起名“东坡”,并盖上了几间房子起名为“东坡雪堂”,因此自号“东坡居士”。乌台诗案产生的心灵惊惧,使他在精神上更加寂寥,一改直快爽朗之风而三缄其口,把自己混迹于渔樵农夫之间。正像他写给李之仪的信中所说:“得罪以来,深自闭塞。扁舟草履,放浪山水间,与渔樵杂处,往往为醉人所推骂,辄自喜渐不为人识。”既然喝醉的平头百姓都敢“推骂”大名鼎鼎的苏东坡,邻居的老农与他交谈时也不会有任何顾忌,于是苏轼就真正地深入民间了,他终于能近距离地仔细观察百姓的衣食住行和悲欢休戚了。古人讲,福兮祸之所倚,祸兮福之所伏。以苏东坡的旷世奇才,因为乌台诗案的飞来横祸而被迫三缄其口,从一位心高气傲、睥睨公卿的英迈朝士,被迫蛰伏于市井,与渔樵杂处,从而转向更多地关注百姓生活,于东坡自身要经受心灵炼狱的长期煎熬,而对于广大的百姓,却不能不说是一件幸事!由于东坡在黄州时不敢多做诗文,便把兴趣转移到填词和书画上来,天赋的灵气、心灵的历练加上现实主义的风格,使苏东坡在黄州时期留下了许多绝世佳作,让我们得以在千年之后饱览很多苏东坡的稀世珍品。我们不能不慨然感喟他的黄州五年是中国书画史上的一件幸事!

我非常赞同北宋哲学家张轼的名言,即艰难困苦,玉汝于成!纵观人类文明史上那些出类拔萃者,几乎无一不经历过“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的磨砺与锻造!因为由此,他们才会练就“铁一般意志,铁一般担当”的君子风范!东坡黄州五年的经历也是明证!历经乌台诗案,苏东坡经历了九死一生的险境和锒铛入狱的耻辱,使他的精神愈加强健!他彻底洗去了在玉堂金马中的荣耀与浮华,练就了宠辱不惊、履险如夷的人生态度,他以平和、淡泊、安详、从容的君子风范待人待物,始终保持着“也无风雨也无晴”的超然姿态和坚毅沉稳的铮铮品格!我们细细品咂前、后《赤壁赋》,《念奴娇·赤壁怀古》等千古名篇的深刻人生韵味,虽然也能感触到“哀吾生之须臾,羡长江之无穷”和“人生如梦”的悲凉体味,但更深层次,我们还是能够深刻体味苏东坡渴望建功立业的淑世情怀和“也无风雨也无晴”的旷然心迹。由此,我们在慨然钦佩苏东坡才华横溢的同时,更加钦羡他如蓝天白云般清澈见底的人格魅力!

1084年,在苏东坡被贬黄州五年后还朝临行之际,黄州的官员士绅和好友为他设宴饯行,一位名叫李琪的歌姬向他求诗,谈兴正浓、笑语不断的苏东坡信手拈来,写下了“东坡五载黄州住,何事无言及李琪。却似西川杜工部,海棠虽好不吟诗。”的诗句。这首诗听起来就是一席大白话,但无论是诗句涉及的核心要素还是透射出的绵长意境,都需要我们细细品咂,久久回味……

单位2018年发稿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