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机关文化>>正文

并非历史的历史

——读《万历十五年》有感

作者:

来源:

工委宣传部

发布时间:

2019-2-11

 

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从手捧这本书之前,就先入为主的犯了一个经验性错误,以为这又是一本引古论今的历史书,因为名字是带有历史性的,但真正细读才知其实是一本偏哲学类的书。从名字我只能想像黄仁宇先生在写《万历十五年》的之间发生的前尘往事,甚至在没看到结局时一直也没有脱离这个看法,直至尘埃落定的最后一页时,才发现作者只是以万历十五年这个社会背景去阐述整个社会的发展历程,从七个章节的每一个主角中展现社会不同的阶层,也构成了明代中晚期社会结构的一个缩影。

掩书沉思,只是觉得看这本书,我们不能仅仅把它当做一本历史书去看,否则就违背了作者的本意,本书只是作者以该年前后的史事件及生活在那个时代的人物为中心,抽丝剥茧,梳理了中国传统社会管理层面存在的种种问题,也有着眼于整个历史的变迁,一个国家的兴衰变迁而在此基础上探索现代中国应当涉取的经验和教训。这本书自出版以来好评如潮,在学术界和文化界也有广泛的影响。但与《明朝那些事》相比,简直是天壤之别。当然,“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主要是你站在什么角度去看了,如果从思想深度去细读理解,那肯定没问题,但是如果从历史和内容精彩上去理解,我个人觉得倒不至于,只不过受众群体不一样罢了。

《万历十五年》这本书立足于万历十五年这个期间的社会环境以及人文环境,延伸到我们国家的发展历程,描述了一个富强国家的发展方向,以及发展历程的前因后果。有史学家认为,明朝实亡于万历,表面上是因为万历皇帝的游手好闲,实际上是整个封建社会已经到了一个极端僵化的地步,需要思想的变革才能挽救危局。与其说封建社会结束于清朝,实际上瓦解明朝,清朝只是复制了明朝的步伐,文明基本上已经停滞了。除了在大秦王朝之前的百家争鸣的思想变迁,就是明朝的程朱理学的变化,程朱理学的出现意味着之前的孔孟之道已经无法适应社会的发展,需要新的哲学理念来取代,所以才会有李贽、王阳明、朱熹等哲学家的出现。由于受到了封建集权的影响和控制,明代的思想变革始终都脱离不了孔孟的思想的禁锢,即使有所松动,也会很快被打压下去。应该来讲,我们国家几千年的思想解放,最成功的的就是春秋战国的百家争鸣,成功的基础就是松散的权利留出的空隙,但是明朝不具备这样的条件。西方文明能够很快形成很大原因就是因为没有一个集权国家去限制思想的迸发,权利在政府和教会之间互换,始终没有形成统一。而我们中国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国家,虽说有四大文明古国,但真正延续下来的就只有中国,印度文明早就断代,因此中国的发展带有深深的历史印记,不能简单的去照搬西方。

在书中,作者也着重说了几个能人,张居正和戚继光肯定是绕不过去的,他们都是这个僵化体制内的一股清流,试图打破这种僵化的平衡,但是都敌不过时光的摧残,走到了人生的止境。张居正身为一代宰相,权倾朝野,辅佐万历皇帝也有过“万历中兴”的景象,但依然受到了朝内的那种僵化思想打压,特别是一些自命不凡的清官,捍卫旧思想,不惜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 。难怪李贽说过,贪官只坏小事,清官会坏大事。毕竟张居正只是利用自身的权利去压制旧派思想,等到他死了之后,其实行的那一套很快就被废除了。更重要的是最后的三十年,软弱无能的万历由于与内阁争立太子之事,干脆不出宫门、不理朝政、不郊、不庙、不朝、不见、不批、不讲。从表面看,封建皇帝是唯我独尊的存在,难听的说只是一个大众的傀儡,好听的说其实只是一个榜样,甚至可以说是一个毫无影响力的偶像存在着,因为他受到的限制比普通人要多的多,况且众生相都看着他而不是尊奉他、听从他,所以明朝的那些皇帝不是沉迷修道就是很迷信神鬼之说而无所事事。明朝的整个封建体制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已经没有再进一步改变的必要,因此皇帝没有施展抱负的空间,一切只是按部就班即可,一旦有所突破必定遭受反对。有的人可能会说,皇帝可以杀掉一切抵抗者,但是你能杀掉全部的人吗,“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没有了这个王,又会有下个李,而且明朝士大夫纷纷以杀身成仁为美德。因此,问题不是出在皇帝本人身上,而是出在思想上、出在当时的制度上,我想如果英国没有打破国门而入,或许我们的中国将永远禁锢下去而延伸到我们不可想象的地步,穷则思变也大抵就是这么个道理吧。

明朝的开国皇帝看到了地主阶级的贪婪,可能是自己的身世的因素,瓦解了之前的大地主,并且实行累进制的税率去限制他们,但是最后还是于事无补,因为官僚阶级又重新代入进来了。朱元璋也想到了通过发行货币去限制官员的贪污,最后也不了了之。像锦衣卫这种以人去监管人的方式也注定难以走远。本书一再强调法治,反对用道德伦理去引导人们的行为,因为道德伦理衡量标准不一,理解方式也不一样,不能公正公平的去裁决。在海外贸易上,也是因为没有商法的制定,导致了海外贸易没办法进行,只能闭关锁国。中国这百年的屈辱史不是某一个人,或者某一个群体造成的,而是有深刻的历史背景的,我们要反思的不只是为高拱、张居正、高仪等几个正义者命运而唏嘘不己,而是整个社会在这个过程中的进展历程。就如从十八大以来“老虎”“苍蝇”一起打一样,不只是看打了多少只“老虎”,而是打“老虎”扫“苍蝇”之后我们如何在“四个全面”战略布局下,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奋力走好新时代的长路。

其实我们反观历史,从整个历史的角度去深想细想,不管多么厚重,无论多么不堪,我们重新审视每一段辱国的历史都应该感谢当时的侵略,因为国外无敌患者,国则亡,这也是我们中国能持续发展并屹立于世界之尖的不可缺少的催化剂!(省科技厅 王震荣)

单位3月发稿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