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机关文化>>正文

从艺术美到人格美

——读《汉字书法之美》有感

作者:

来源:

工委宣传部

发布时间:

2019-3-7

 

我是在央视的一期读书类节目中看到主持人推荐台湾学者蒋勋的这本《汉字书法之美》的。蒋勋是一个祖籍福建,生于西安,成长于台湾的学者。对于中国传统文化及美学艺术都颇有研究,《汉字书法之美》便是他的代表作品之一。 “以身心灵感知的视角切人书法这个古老话题,将书法之道与现代人身心灵调适相结合,寻找逐渐遗忘的汉字记忆”,京东对这本书的推荐语是“以其独特的美学情怀,述说动人的汉字书法故事。文字编织成画面,我们走进了那古老却又现代的汉字时间光廊,东方书写的敬意与喜悦,就在你我的指间心中!”。这样的推荐语一下子吸引着我迫不及待的打开这本书。

汉字作为一种具有5000多年历史的象形文字,是非常独特的,从发明到现在的5000多年中,它的历史从来没有中断过。而同期的其它象形文字,比如埃及的楔形文字等早已弃之不用了,只能从法老的墓穴壁画上一睹真容。现如今汉字与我们的中国传统文化有着极其紧密的联系。逢年过节对联是汉字写的,庙宇楼堂各式牌匾是用汉字写的,就连算卦的卦签也是用汉字写的。它是当之无愧的国学之精萃,是目前世界上唯一一种还在广泛使用的象形文字,而非字母文字。象形文字的特点就在于表意会更加丰富,更接近于表意对象本身形象,更适合于发展出“书法”这门独特的视觉艺术。

蒋勋在书中说道:书法并不只是技巧,书法是一种审美。

回想我小的时候,觉得学习写汉字是一件非常枯燥无聊的事情。而著名大书法家王羲之的老师卫夫人在王羲之小的时候教他写字的时候却这样引导他说:“点”写的要像高峰坠石一样,“一”就像千里阵云,“竖”似万岁枯藤,“撇”如陆断犀角。“弋”如百钧弩发,“力”如劲弩筋节,“辶”像崩浪雷奔。这是一种多么形象的类比啊,当年幼的王羲之从一笔一画开始练习的时候,脑海中一定浮现着这些生动的画面,通过书写汉字的过程体味着这些自然之美。这些美一定在王羲之那幼小的心灵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所以才能在成年后写出如《兰亭集序》那般灵动的书法珍品。卫夫人的书法教育方法生动而有趣,让年幼小的王羲之觉得练习写字不是一件枯燥的事情,而是在创造美,欣赏美。卫夫人用事实告诉我们对美的鉴赏能力是需要从小抓起的。由此推演到让孩子练习书法,既是在磨练孩子沉稳、坚毅的性格,又何尝不是让孩子用心去领悟自然之美的美学教育启蒙呢?

细心去想,书法也是一种人格的锤炼。记得小时候父亲教我写字的时候就要求我从正楷练起,要做到笔画横平竖直,方正整齐。年幼的我并不理解父亲为什么要这样要求,觉得只要写出来的字让别人能认得就可以了,干嘛一定要写得那么规矩呢?现在想来,其实那正是父亲对我做人做事的一种潜移默化的熏陶与培养——写字要方方正正,做人要堂堂正正。古人常说练字要从楷书写起,是非常有道理的。给小孩子讲人生的大道理,他是很难听得进去的。但是通过在幼年练习书法的过程中,特别是练习写正楷字的过程中,不断地反复描绘着一笔一画的横平竖直,正是对我们正直人格品质的塑造,会对我们的人生产生重大而深远的影响。

另外,从书中我了解到:从东晋王羲之的《兰亭序》、唐朝颜真卿的《祭侄文稿》,到北宋苏轼的《寒食诗帖》,这三件作品被誉为天下行书三绝。这三件书法美学上的精品其实都是文稿,也就是未经修饰的“草稿”。相形之下,其“正稿”却反而没有那么出名了。回头想想,行书与我们在幼年时初学写字时的楷书不同,它不强调字体的严谨敬畏,反而追求当下的随性与洒脱,把真挚而纯朴的情感流露作为出发点,让书法线条随心意变化,在理性意识与感性直觉之间游离。既不像楷书那般刻板严谨,但也不似草书那般狂放不羁,愤世嫉俗。我想,其实这正是当下成年人所要具备的品质:既不能太随心所欲,为所欲为。也不能完全随波逐流,墨守陈规,毫无自己的人格特质与独立思考。

蒋勋的《汉字书法之美》不但为我们讲解了汉字的演变过程,介绍了中国古代不同历史时期的书法美学特点,以及现代汉字艺术欣赏。更从汉字的美学感知教育方面,向我们敞开了一个由汉字书法而引发的关于艺术美及人性美的研讨空间。读完这本书之后,我也是有感而发,遂写此文。(省财政厅 李海燕)

 


 

单位2018年发稿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