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机关文化>>正文

在平淡生活中体会浓情滋味

——读《慢煮生活》札记

作者:

来源:

工委宣传部

发布时间:

2019-3-11

 

认识汪曾祺,源于儿子推荐给我的一本书《慢煮生活》。于是,网上细细搜罗关于他的信息,才知道他是中国当代作家、散文家、戏剧家,京派作家的代表人物。更让我佩服的是,汪曾祺先生经历过无数的磨难和挫折,遭受过各种不公的待遇,但是人生的大起大落、坎坷多难,并没有磨灭他对生活的乐趣。他依然有“昨夜星辰昨夜风,画堂西畔桂堂东”的境界。

《慢煮生活》是汪曾祺逝世20周年精装纪念珍藏版散文集,由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出版。书中涵盖《五味》《昆明的雨》《人间草木》《星斗其文,赤子其人》等经典名篇,同时新增《猫》《一技》《名优逸事》《和尚》《一辈古人》等罕见的篇目,此外,书中还特别收录了汪曾祺本人的书画作品。

全书共三十八篇散文,分五个部分。分别是:“一花一叶皆有情”,写花花草草;“一茶一饭过一生”,写食物吃事;“生活,是很好玩的”,写平凡的日常生活;“万水千山走遍”,写故乡与他乡;“花枝一束故人香”,写其他人的轶事,不止有名人,也有寻常小人物。他在里面写到“缅桂盛开的时候,房东和她的一个养女,搭了梯子上去摘,每天要摘下来好些,拿到花市上去卖。她大概是怕房客们乱摘她的花,时常给各家送去一些。有时送来一个七寸盘子,里面摆得满满的缅桂花!带着雨珠的缅桂花使我的心软软的,不是怀人,不是思乡。”

“人到极其无可奈何的时候,往往会生出这种比悲号更为沉痛的滑稽感。”

“廿四桥边廿四风,凭栏犹忆旧江东。夕阳返照桃花渡,柳絮飞来片片红。”

“为什么现在会有点不能忍受文学作品的夸张?不过明明是随感杂谈就不能真诚一点吗?果然是会抱怨别人身上自己的恶习啊……”

“隆冬风厉,百卉凋残,晴窗坐对,眼目增明,是岁朝乐事。”

“爱,是一件非常专业的事情,一定要,爱着点什么。它让我们变得坚韧、宽容、充盈。”

汪曾祺的散文细腻、温情而随意,透出一股平静的幸福感。像清晨的露珠晶莹剔透,又似刚刚绽放的花瓣轻盈动人,似春日里的一缕温柔轻风,又似一位长者在娓娓述说自己的故事。跟随他的诉说,你像是回到了小时候,回到了无忧无虑的时光里。在他的描述下,你觉得生活也可以这么美丽。已经被生活磨砺得坚硬的心,在这时候开始苏醒,变得柔软。这里有自然界的风和雨,有千姿百态的花,有亲情,有友情,这里也有作者的思考与回忆。

说到汪老爷子的“食谱”,更是让人口舌生津。汪曾祺先生以朴实易懂的口吻,娓娓道来一位资深吃货的经历体会,读着先生的文字,就好像是一位老人在跟你唠唠家常,讲述他的往事,好玩又生动。

汪老爷子写豆腐的做法,“香椿拌豆腐是拌豆腐里的上上品。嫩香椿头,芽叶未舒,颜色紫赤,嗅之香气扑鼻,入开水稍烫,梗叶转为碧绿,捞出,柔以细盐,候冷,切为碎末,与豆腐同拌(以南豆腐更佳),下香油数滴。一箸入口,三春不忘。”看完之后,是不是很想让今天的餐桌来多这么一道菜,做法简单,又美味可口。

老爷子的散文中有很多这种“隐藏食谱”,例如在《干丝》一文中,“煮干丝不知起于何时,用小虾米吊汤,投干丝入锅,下火腿丝、鸡丝,煮至入味,即可上桌。不嫌夺味,亦可加冬菇丝;有冬笋的季节,可加冬笋丝。总之烫干丝味要清纯,煮干丝则不妨浓厚,但也不能搁螃蟹、蛤蜊、海蛎子、蛏,那样就喧宾夺主,但是看他的文章,你又不会觉得,这只是一位爱吃的老头,因为字里行间,无处不流露出老先生对生活的热爱。眼前的菜米油盐、日常琐事,在他这里,才不叫苟且,反而是比诗和远方,还要令人喜爱的东西。因为这些实实在在的、看得见、摸得着、尝得出、想得透的东西,才让人觉得是在活着,这些热热闹闹、挨挨挤挤的东西,才让人感到生之乐趣。所以汪老先生想通过文字告诉大家的是,所谓的活色生香,是要拥有一颗热爱生活的心,人间滋味,不仅仅只是单调的一种味道。

汪曾祺不仅是小说家、散文家、戏剧家,而且是书法家、绘画家、美食家。汪曾祺素有美食家之称,他每到一处不食会议餐,而是专走小街偏巷,品尝地方风味和民间小吃,每每陶醉其间,自得其乐。不仅如此,他还有一手精湛的烹饪手艺。拌荠菜、拌菠菜、干丝、烧小萝卜、塞回锅油条,这都是他的拿手菜。他说:“我不爱逛商店,爱逛菜场,看看那些碧绿生青、新鲜水灵的瓜菜,令人感到生之喜悦。”文人爱美食,古来有之,但懂美食,且能食出心得这就是不是普通人所能够达到的了。汪曾祺深知美食三昧,那些寻常小食一经他的点晴之笔,无不令人垂涎,感慨美食文化的博大精深。在汪曾祺笔下,美食不再是寻常的果腹,而是一种文化、一种境界、一种艺术、一种态度。

汪老爷子他爱吃,会吃,也无所不吃。酸甜苦辣咸,蒸煮炒炸爆煎闷,他样样都试。而不仅如此,他还很会写吃。老爷子笔下的吃,色香味俱全,有趣有料。从家常小菜、街头小吃到美味珍馐、山珍野味,他都可以细细道来,而且说得头头是道。从古之今,从南到北,从汉族到蒙古族,吃的来历,吃的历史,吃的发展,吃的风俗,吃的做法,吃的味道,吃的环境,吃的过程,吃的感受,在他笔下一一详尽描写。可以说汪老爷子是一位被写作耽误了的美食家无疑了。

用惯了生活中的柴米油盐酱醋茶,当然也不会害怕现实中的酸甜苦辣麻。江浙人不喜辣椒,按常理,老头儿也不例外,但他却说:“我的吃辣是在昆明练出来的,曾跟几个贵州同学在一起用青辣椒在火上烧烧,蘸盐水下酒。

平生所吃辣椒之多矣,什么朝天椒、野山椒,都不在话下。”这是在西南联大时的美好岁月,看来吃辣椒也不是云贵川人的专利。酒,和辣椒一样,也是带有刺激性的东西。老头儿“沽酒”,自有章法。他没有“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的思古之幽情,也没有“今夜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的凄婉迷茫,更没有“执铜琵琶、铁绰板,唱大江东去”的豪迈壮举,他只小酌,自斟自饮着小酌。

每每心烦,便翻开汪曾祺的散文集。这个幽默、爱做饭的老头儿,把对生命的爱写进了文字里:

“他平平静静,没有大喜大忧,没有烦恼,无欲望亦无追求,抱膝闲看,带着笑意,用孩子一样天真的眼睛。”

“一定要,爱着点什么。它让我们变得坚韧,宽容,充盈。”

“人生如梦,我投入的却是真情。”后来,读过他的《随遇而安》,才发现汪老的散文虽然多写花鸟虫鱼,风俗美食,却有着一种道家的乐观精神,凡事不疾不徐、泰然处之、宽容豁达。哪像我们,动不动就压力山大。仰慕之意油然而生。“不纠结、少俗虑,随遇而安。”我深深地记住了汪老的话。(省市场监督管理局 朱宗学)

单位2018年发稿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