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机关文化>>正文

知识分子的躁动

——读《绿化树》

作者:

来源:

工委宣传部

发布时间:

2019-4-3

 

1984年刊登于《十月》第二期的中篇小说《绿化树》是张贤亮日后最负盛名的作品之一,小说通过讲述“右派”知识分子章永璘在宁夏劳改期间与当地农民海喜喜、马缨花的情感纠葛,为我们展示了特定年代知识分子的苦难遭遇及其心路历程,塑造了章永璘这一中国文学史上极具典型特征的知识分子形象。

故事是这样的,出身于资产阶级家庭的章永璘在反右运动被打倒发配西北某农场劳改,在物质匮乏的年底,作为知识分子的章永璘在书的前半截始终出于饥饿的状态,他虽然不时地翻阅着《资本论》这一皇皇巨著,时刻惦念着自己的知识分子身份,但当他沦落到为活着而活着的低级生存需要阶段,一切知识分子的骨气与对“精神”的追求都化作烟云一吹而散。在饥饿面前,他不择一切手段来获取食物,比如他耍小聪明利用炊事员的视觉差改造饭盒,使自己每顿能多的100cc的稀饭,在道德和良心的谴责下通过搞乱逻辑欺骗淳朴老实的农民,用三斤土豆换得了五斤胡萝卜……在这样的境遇下,吃饱饭就是成功的人生,而少吃哪怕一口,也会使自己在生死的边缘痛苦的挣扎。

然而就在这样的情况下,马缨花出现了,她勤劳而又善良,作为农民阶级的佼佼者(马缨花是当地的美人)对章永璘这个落魄文人充满了爱慕与崇拜,甚至因此放弃了与自己同一阶级的情人——海喜喜。她无私地帮助章永璘,为章永璘说话撑腰,向他偷偷提供食物,一步一步塑造着他的肉体,并且鼓励章永璘好好读书,而章永璘也渐渐地对她产生了爱意,而这爱意究竟是来自对食物的渴望,还是真心实意的喜欢马缨花,章永璘自己也说不清楚。他们之间日渐深厚的感情自然引起了海喜喜——这个淳朴的西北汉子的不满,终于,在一次不可避免的冲突中,章永璘与海喜喜展开了肢体上的争斗,而由于马缨花的帮助,身体日渐结实的章永璘侥幸取得了胜利,而海喜喜也因为失败的耻辱离开了农场,并在临走前向章永璘吐露心扉,真诚地祝福了他们。在众人的劝说和自身蠢蠢欲动之下,章永璘终于打算娶马缨花,却在表白前一刻被召回厂部,在新的政治要求下被重新关押起来,许多年以后,章永璘在一本书里了解到:马缨花又名绿化树……故事至此告一段落。

有人说,张贤亮对于“饥饿”的刻画在中国小说史上无人能出其右,事实确乎如此。《绿化树》这部小说之所以以“唯物主义启示录”标名,就在于其展现了知识分子在物质的两种状况下表现出的不同面貌,在食物匮乏的状态下的章永璘麻木到感受不到别人对他的蔑视而变得无耻,而一旦物质条件达到精神世界不为物质所制约时,他脑海里的知识分子自我形象便又迅速膨胀起来,并与帮助过他的农民产生了一种距离感和自我优越感,而这两种状态在书中不时的切换着,而切换的风向标就是那本厚厚的《资本论》,拿起《资本论》的章永璘是一个高尚的知识分子,而一旦他放下《资本论》,则迅速变成了一个彻底的为食物所左右的生物。

毫无疑问,章永璘是痛苦的,他所面对着的是知识分子的良知与现实中被迫沉沦的极大矛盾,这集中表现在《绿化树》中马缨花对他的爱上,接受这种爱则意味着对自身知识分子价值与理想的磨损与牺牲,而抛弃它则又面临着传统社会道德良心的谴责和淳朴真爱的毁灭。为了处理这一矛盾,张贤亮特意设定了章永璘在不可抗力前表白的终止,这似乎避免了上述矛盾的爆发,一定程度上挽救了章永璘的知识分子形象,但在作者“唯物主义启示录”系列第二部《男人的一半是女人》中,作者完全将这种矛盾铺述开来。作为政治犯的章永璘在这一部作品中依旧被劳教着,39岁的他在对生活已经失去信念与执着时,一个女子的突然出现彻底地打乱了他的生活,那就是黄香久,这个女人在性的驱使下靠近章永璘,用自己无私的爱唤醒了章永璘失去多年的男性本能,对性的渴望、期待、好奇,在顿时忽然化成了真实,“爱情” 也似乎可以一蹴而就,果然,他们顺利的走到了一起,但是这种建立在性之上的婚姻是极不牢固的,固然黄香久对章永璘的态度是由性的需要转到爱的自觉,可是章永璘对这个女人的感觉却始终没有升华到爱情的高度,在最后面对黄香久不得已的背叛时,他终于展现出自己知识分子严酷冷峻的一面,并最终抛弃了她,这不由得让人心寒。

通过章永璘形象,我们又一次看到了知识分子身上的躁动,这种躁动仿佛是与知识分子这一身份与生俱来的,不论是《莺莺传》里的张生,还是《人生》里的高加林,亦或张贤亮笔下的章永璘,都在一遍又一遍地重蹈着知识分子因躁动而背叛的覆辙,这种躁动自然有其执着追求和锐意进取的精神内涵,却也暴露了它永远也改变不了的自视清高和趋利避害的弱点。从中所反映出来的,在小则是知识分子个人在与外部环境发生冲突时自身性格的懦弱,在大则是不同群体之间不可逾越的意识形态鸿沟,而这些都是值得我们进一步探究的。

2014年9月27日,随着张贤亮的去世,关于其当年的一系列作品的讨论再次登上文坛,但是无论如何,《绿化树》之于中国文学史的地位无可撼动,而百年之后,中国当代小说中将依旧留有张贤亮的位置。(省水利厅 刘路)

单位3月发稿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