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时代先锋>>正文

贠恩凤:永远为人民歌唱 永远歌唱人民

作者:

来源:

中国文明网

发布时间:

2019-8-8

 

从艺60余载,为老百姓演出5000多场,这是陕西著名歌唱家贠恩凤留下的感人记录。

  不求回报不计名誉,长期坚持深入一线为群众唱歌,是贠恩凤矢志不渝的追求。“党和人民群众养育了我们,我愿用一生为人民歌唱。”她说。

  贠恩凤1940年出生于陕西省西安市,自幼聪明伶俐且有着一副好嗓子。1951年,11岁的贠恩凤参加西安市中小学歌咏比赛,由于在《团结起来把帐算》中的出色领唱,赢得了观众和专家评委的好评,当场被选入西北人民广播电台广播文工团。

  加入文工团后,贠恩凤如饥似渴地学习。从秦腔、陕北民歌到河南、北京等地的地方曲艺,不同的艺术形式的汲取,丰富了贠恩凤的艺术素养与演唱表现,形成了她清脆优美、结实饱满、吐字清晰、声情并茂、质朴动人的演唱风格。

  “是党和人民给了我艺术生涯,我要把自己的歌声无私地、无条件地奉献给党和人民。”贠恩凤始终不忘自己是党的文艺工作者,坚持歌唱主旋律,以朴素健康和人民大众喜闻乐见的民歌艺术去感染人、鼓舞人。《信天游唱给毛主席听》《翻身道情》《三十里铺》《十唱共产党》《绣金匾》《山丹丹开花红艳艳》……她参与创作并演唱的这些歌曲深受广大群众喜爱;她那独特而动人的歌声,伴随着几代人成长。

  贠恩凤的家中,有一张合影让人动容。照片中,一袭红衣的贠恩凤手执话筒正在演出,而身边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太太,和她脸贴着脸,紧紧拥抱着她。这是2014年8月,74岁的贠恩凤在参加西安市一个居民社区的惠民演出时留下的珍贵瞬间。在持续1个月的惠民文化活动中,贠恩凤不顾身体不适,冒着酷暑连续演出10多场次。

  “从我成为一名文艺工作者开始,我接受的教育就是‘为人民服务’,这五个大字一直伴随着我,让我受用了一辈子。”贠恩凤说。

  几十年来,厂矿、企业、学校、农村,都留下了她的身影。

  贠恩凤两次主动到西康铁路秦岭隧道工地慰问演出。1996年夏天,贠恩凤不顾烈日当头,站在秦岭隧道口,为在场的工人们演唱。在听到隧道深处还有工人在作业时,贠恩凤坚定表示:“我既然来了,就要让所有工人听到我的歌声。”她头戴安全帽、脚踩泥浆,进入4000多米的隧道施工现场,一口气为工人演唱了10多首歌。

  得知解放军正为西安护城河实施清淤工程,贠恩凤又和老伴孙韶赶到现场。她头顶烈日,脚踏淤泥,清唱着和老伴自编自排的歌曲:“八一军旗火样红,军旗下战士多英勇。为了西安更美好,再苦再累献真情……”在战士们的掌声、欢呼声中,贠恩凤连唱了18首歌曲。最后,被泥水与汗水浸透衣衫的战士们站成一排,向贠恩凤集体致敬。

  “战士们向我们敬礼的情景让我难以忘怀,我理应永远歌唱我们伟大的战士,伟大的兵。从那之后,每次我们出去到一线慰问演出都尽可能编出新词,用歌声歌颂普通劳动者。”贠恩凤说。

  “和他们相比,我是那么的平凡甚至渺小。”提起这些普通的劳动者,贠恩凤说,每一个有良知的文艺工作者,都应该掏心地为他们服务、去歌颂他们。

  艺术家的良知,体现在对社会的责任与自觉担当上。

  上世纪80年代初,为了帮助失足青少年,贠恩凤主动找到共青团西安市委要求为孩子们演出,并担任工读学校辅导老师,连续多年为孩子们教唱积极有益的歌曲。一次慰问演出后,一位工读生递给她一张皱皱巴巴的信纸,贠恩凤打开一看,上面写着:“听着您的歌声,仿佛看到您美好的心灵,激励着我们前进,使我们重新感到了幸福和光明。”

  几年后,她又联系陕西省女子监狱,每年的大年除夕或正月初一,她和老伴都会用歌声与服刑人员一起过年,坚持了十几个年头,直到老伴身患重病。贠恩凤说:“人民需要什么,我就唱什么,人民群众的欢迎和认可,就是我的最大幸福。永远为人民歌唱,永远歌唱人民,一直是我不变的信念。”

虽然已获得多项大奖和荣誉,贠恩凤却一直坚持做一名不图金钱回报的音乐“义务工”。她说:“艺术不能用金钱衡量,我没有出场费,因为我的天职就是为人民歌唱。”
    从1951年至今,贠恩凤从事艺术工作已有64年。作为著名的民族音乐歌唱家,贠恩凤先后受到周恩来、习仲勋等老一辈党和国家领导人接见。她是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全国五一劳动奖章、中国金唱片奖获得者,陕西省委、省政府授予她突出贡献专家、德艺双馨艺术家等奖项。
    1983年7月,陕西安康地区遭受百年不遇的洪涝灾害,贠恩凤将西安举办六场个人演唱会的全部收入捐献给受灾群众。一次在西安孤儿院慰问演出后,她掏出身上仅有的150元钱,又转身问老伴“口袋有没有大票子?”老伴孙韶又找出50元,贠恩凤将这200元捐给院里。院长激动地说:“哪有歌唱家演出不要钱的?您不但不收费,反倒给我们捐钱。真是太谢谢您了!”在为西安市一家残疾人艺术团的艺术表演担任评委之后,她又把自己的“劳务费”全部捐给了残疾人基金会。
    在2006年退休后,贠恩凤还坚持每年下基层演出七八十场,这其中的大多数,都是她和老伴主动联系社区、工厂进行的义务演出。
    有人说贠恩凤“傻得很”,也有人戏称她“扰乱市场”。但贠恩凤认为,艺术生涯最大的回报不是金钱,而是来自群众的掌声和关心。一次在渭南市的演出结束后,贠恩凤又赶往当地农村去教年轻人唱歌,听说她还没吃饭,老百姓端来了鸡蛋和馒头。前不久在陕北的一场演出中突遇沙尘暴,贠恩凤还是坚持在风沙中唱完了歌曲,演出结束后当地老大娘拉着她的手,一定要让她去自己家里吃顿饭。
    说起这些,贠恩凤流下了热泪。她说:“我真诚地对待老百姓,他们就会把我当自家人。人民是我的良师益友,有了他们的认可,我的艺术之路才可能往下走。这些比金钱更宝贵,我心甘情愿一辈子做一个为人民放歌的义务工。”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贠恩凤平时生活俭朴,对自己和家人要求很严。贠恩凤演出时常身着一件红毛衣,记者看到,这件毛衣的袖口和肘部都已缝补过多次。贠恩凤告诉记者,这些毛衣都是自己手织的,已经穿了十多年了,磨破了就自己都补上,“衣服要从实际出发,穿着暖和就好。”
    在贠恩凤的衣柜中,最贵的一件衣服是2003年买的一件外套。贠恩凤的儿子孙聪回忆说,那时母亲要去北京参加金唱片的领奖仪式,家里没有一件像样的大衣,他于是带着母亲去商场,花了600元买了这件羊毛大衣,这件衣服一穿又是十多年。而母亲演出和平时穿的大部分衣服,都是自己买来布料,只花几十元钱请街边的裁缝铺做的,有的已经穿了二三十年。
    孙聪告诉记者:“母亲曾在陕西电视台当副台长,单位给配车,但她从来不会用它办私事,现在退休了平时出门都是坐公交车。每年过年前,母亲都会叮嘱我让我大年三十留在单位值班,这样家在外地的员工就可以回家过年了。”
    贠恩凤认为,这些年社会上一些文艺工作者确实存在着一些不良风气,产生了不好的影响。她说:“清贫和坚守都不是吃亏,一个人只要坚持做自己认为是对的事,什么事做起来都不难。”现在,已经有不少年轻艺术工作者找到她,希望能和她一样不要报酬一起参加公益演出。
    2014年6月,陕西一家社区心连心艺术团成立,贠恩凤再次应邀担任艺术团团长,带领艺术团的成员为社区居民服务。社区艺术团走到哪里,她就跟到哪里。每次公益演出,她总是说不用派车来接,而经常是自己坐出租车或公交车,也从未提过报酬。
    贠恩凤,从唱响《团结起来把账算》的少女,到如今依然朝气勃发的老人,在60多年的舞台生涯中,贠恩凤参加各类演出5000余场次,演唱近30000首(次)歌曲,收获了无数观众的掌声。贠恩凤始终用积极向上、热情真挚的歌声讴歌党、祖国和人民,她把基层当成最好的舞台,把群众作为歌唱对象。
    “我今年已经75岁了,不知道还能为人民演唱多久。但是人民需要艺术家,艺术家需要人民,要想在思想上、艺术上取得成功,又能在市场上受到欢迎,就必须有好的人品、艺品,才能使人民满意。”贠恩凤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