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时代先锋>>正文

“我自豪,我的超级英雄爸爸是扶贫队长”

——女儿饶玺眼中的父亲饶秦岭

作者:

来源:

陕西日报

发布时间:

2019-12-11

 

本报记者 成全勃 龚杨 陕西传媒网记者 季慧娟

如果没有那条从重症监护室发出的扶贫“指令”,我们也许不会这么快地走进饶秦岭和女儿饶玺的内心世界。

如果没有饶玺对父亲的挚爱表白,我们也许不能那么深刻地领悟到扶贫干部家庭的巨大付出与牺牲,以及对扶贫工作深深的理解和支持。

如果没有饶玺作为父亲的“特使”到村上走访贫困户,我们也许不能那么深刻地感受到脱贫攻坚的巨大成效不仅写在大地上,更镌刻在老百姓的心坎里。

所有的这一切都归结为一个女儿对父亲的告白:我自豪,我的超级英雄爸爸是扶贫队长!

从重症监护室发出的扶贫“指令”

10月31日,记者被微信朋友圈的一条帖子所吸引。帖子出自西安市扶贫干部饶秦岭的女儿饶玺之手,她以细腻的笔触,饱含深情地讲述了奋战在扶贫一线的父亲病倒入院、在重症监护室却依然牵挂贫困群众的一段感人故事。字里行间满是对父亲的关爱,对一个共产党员无私奉献精神的致敬,对扶贫攻坚工作的理解和支持。记者读完不禁眼眶潮湿,立即辗转联系了相关当事人,进行深入采访。

2019年10月25日晚,57岁的西安工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驻蓝田县洩湖镇马王村精准扶贫工作队队长饶秦岭,由于连续几天奔忙在扶贫一线,劳累过度突然病倒,被紧急送到西安交通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救治,确诊为急性胰腺炎,住进了重症监护室。六天六夜水米未进的饶秦岭始终放不下村里的贫困群众,惦记着村里的扶贫工作。做完手术的他刚刚从昏迷中苏醒过来,便给村党支部书记李育田发出扶贫“指令”:提醒村民们抢在雨前颗粒归仓。

“10月30日,父亲刚做完手术的那天晚上,我们全家人都在病房守着,他还未从病痛中缓过来,虚弱地躺在病床上,身上插满了各种管子,重症监护室里格外安静。母亲告诉我,近期天气转凉,可能要下雨。这时,父亲用微弱的语气说,‘丫头,你把爸爸手机拿来,这天要下雨了,也不知道村里的红薯挖完了没有。’我赶忙拿来手机坐到他身旁说,‘我替你打字,你来说。’‘李书记,您好,趁下雨之前多组织些村民,一定把红薯全挖出来,抓紧入库,帮不上您,您多费心了,给您添麻烦了,谢谢……’当时我眼泪就流下来了。父亲刚从鬼门关回来,醒来后第一时间关心着扶贫村的情况。那种心酸、心疼让我再也控制不住情绪,呜咽了起来。”饶玺哽咽着说,“那一刻,我真正理解了父亲为什么这几年一直坚持着。其实我们的身边也有许许多多像我父亲那样坚守在一线的扶贫干部,他们舍小家顾大家,把党和政府的温暖带给每一个贫困老百姓。”

“此时此刻,我对与父亲的聚少离多更加理解,对他的扶贫事业更加支持。”饶玺情不自禁地说,“我自豪,因为我的超级英雄爸爸是一位扶贫队长。我骄傲,因为我的爸爸是一个追梦人。”

女儿眼中的饶秦岭

11月5日一大早,饶玺从宝鸡的工作单位赶到西安,第二次看望住院的父亲。饶玺紧紧地拥抱着父亲,泪流满面,心里既有欣慰也有辛酸。欣慰的是与平常难得一见的父亲又见面了,辛酸的是与父亲见面竟是在病房里。看着父亲被病痛折磨的样子,饶玺心如刀割,不断自责。

饶玺告诉记者:“2017年6月,我父亲接受扶贫任务,之后一直在马王村负责扶贫攻坚工作。这几年里,父亲给我留下了四样‘东西’:应接不暇的电话、不曾间断的视频会议、忙忙碌碌的身影还有案牍劳形的周末。自从他接手扶贫工作以来,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后来就变成偶尔回一次家。有时候接了一个电话,饭也不吃就匆匆忙忙走了。对他来说,家就是个旅店,来也匆匆,去也匆匆。”饶玺嗔怪的语气中满是对父亲浓浓的爱意。

“作为女儿,我看在眼里,疼在心上。有时我和母亲想他,就到村上去看望他,给他带上食品和日用品。以前我一直认为父亲之所以迷恋他工作的地方是因为那里环境优美,而不曾想过山路难行;以为生活设施非常齐全,却不曾想过如此简陋。虽然他干的都是扶贫干部的日常工作,但是他在工作岗位上,坚持了近千个日日夜夜,直到病倒嘴里还念念不忘扶贫工作。”饶玺敬佩地说,“我的父亲,一名普通的共产党员,以自己的行动诠释着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深刻内涵,践行着一名党员干部在精准扶贫工作中的责任和担当。他朴实的语言,拼命的劲头,对工作的热忱、认真,让前来看望他的领导和同事们无不感动。领导的评价、村干部的认可、群众的赞扬,是对他驻村工作的最大肯定和褒奖。”

“特使”走进贫困村

室外的温度一天比一天低,在家休养的饶秦岭心事重重。他拿出自己的扶贫日志,一页一页地重复翻动着……

“饶玺,这几天我在家休息,有几户贫困群众不停地给我打电话,询问我的病情。我想让你去马王村给他们说一说,我的身体恢复得还可以。再一个是你到熊忠焕那儿去一下,老人家就一个人,去看看他冬季取暖的煤有没有?炉子生了没有?还有一个贫困群众叫胡西峰,年初我们让他养了几百只肉鸡,答应春节前帮他销售。看他饲养得怎么样了?能不能赶春节前达到出栏的要求?另外,看看鸡蛋最近收得怎么样?卖得怎么样?”

“行,你放心,我当一回‘特使’,一定把你的嘱托带给大家。”饶玺痛快地应答。

马王村位于蓝田县西北部海拔1200多米的山区,山高路远沟深,是省级贫困村,有6个村民小组,最远的组距离村委会近10公里,全村共有贫困户32户87人。经过两年多的帮扶,已有23户69人脱贫,目前剩余贫困户9户18人。

11月19日,带着父亲的嘱托,“特使”饶玺坐上去马王村的汽车。看着窗外蜿蜒曲折的通村路,脑海里回放着一幅幅父亲工作时的画面,她的心情很复杂,心里沉甸甸的。

“你咋来了,快去屋里歇会儿。”扶贫干部赵辉看见饶玺,热情地迎了上来。

寒暄过后,两人来到了贫困户熊忠焕的家,察看了生火的炉子和过冬的用煤。质朴的老人一个劲儿地问:“饶队长啥时候能回来?我们弟兄们几时才能见面?”

“肯定能,饶队长身体好了,他就来看你了。”赵辉回应道。

2017年7月,马王村实施危房改造,当初让胡西峰拆掉危房盖新房,他们全家都不同意。饶秦岭和帮扶干部、村干部多次上门讲解危房改造补助政策,最终打消了他的思想顾虑,拆了旧房盖起了新房。在工作队的帮扶下,胡西峰养起了肉鸡,发展起了养殖业。不仅如此,他还在马王村第一个考取了新型职业农民证书,成为高级农艺师。

胡西峰告诉饶玺:“是饶队长鼓励我自主创业,今年养的200只鸡年前就能出栏,脱贫绝对没问题。你回去给饶队长说一声,让他放心,好好养病。这几年他为我们贫困户操碎了心,确实劳垮了。”

告别了胡西峰,饶玺要去完成一个“终极”任务。她来到了父亲在病床上念念不忘的花椒产业示范园。看着130亩、1.1万余棵半人高的花椒树苗长势良好,饶玺憧憬着几年后,一棵棵花椒树将变成村里的绿色银行,她领悟到了父亲的初衷,就是要把马王村的集体经济发展壮大。

饶玺打开了手机的视频通话——

“喂,老爸,交代我的事都办好了,嘱托也给村民带到了。你猜我在哪儿?你快看看。”

“哎呀,你怎么到花椒园了。”

“我来到你念念不忘的花椒园了,你看花椒树苗长势多好,听你的同事说花椒的防冻培土工作都已经做好了。你放心吧,安心养病,等你恢复好了,再来村上看看。”

“好好好,哎呀,谢谢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