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机关文化>>正文

读《目送》有感

作者:

李迎霞

来源:

省委老干局

发布时间:

2020-6-8

 

《目送》是一本由台湾女作家龙应台写的散文集,其中包括七十三篇散文,书写了父亲、母亲、儿子、朋友和兄弟;记叙了逝去、生老、离别、牵挂和携手共进,表达了作者对亲情、友情及人生的感悟。龙应台用词很朴实,清新流畅,淳朴素淡中却极具感染力,其文字时而寒气逼人,如刀光剑影;时而温柔婉转,如微风掠过麦田,将一个个故事描绘的淋漓尽致,能直戳读者心中那根最柔软的神经,回味无穷。

读罢此书,作为远离双亲、远在异乡且为人母为人女的我,首篇《目送》无疑是对我感触最深的,字字句句,如玉如冰,真实的语言中无不浸透着一位母亲亦是女儿的无奈、忧伤,还有不舍。读文中的文字,我脑海中都会浮现或是我当年离家求学时与母亲分别的场景或是我现在看着自己的孩儿出门时的依恋,或是两种情景在我眼前交织闪现。就如文章中的“我一直在等候,等候他消失前的回头一瞥。但是他没有,一次都没有。”这不就是不谙世事、却在一心想着外面世界的有多新奇而全然不顾送别时母亲那留恋的一瞥的我吗?现在想起来,每每我要离开时,母亲都表现的如平常一般,默默地塞给我学费,然后简单地叮嘱我几句,就催着我抓紧时间,别误了车,送我到门前的小土坡后,她就在站在坡头,看我头也不回地拉着行李箱下坡,然后拐弯,然后消失,留下的就只有一串串长长的脚印和渐渐远去的行李箱和地面摩擦发出的隆隆声,也许还有她的叹息,也许还有很多,而我却浑然不觉,如此一次又一次,一年又一年,我都离开的坦然而干脆。直到多年后我做了母亲才真正明白了那句“儿行千里母担忧”的真切感受和“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的绝佳讴歌,也才真真切切地对自己当时的年幼无知深感惭愧和自责。

如今,母亲已然年迈,我却忙于所谓的不得已的各种牵绊,每年只能定时探望,每次离家,看着她沧桑的表情之下掩饰不住的依恋和克制了再克制的抽动的脸部肌肉,我忍不住自己,只有借拥抱之际偷偷抹去眼泪。离开时,一次又一次的回头,一阵又一阵的心头疼痛。此时,也许在母亲的心里正如《目送》中写到:“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们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

与我而言,亦然如此。正值青春期的儿子正像文中的华安一般,在我一次次送他远行之时,也是“倏忽不见”,留给我的,也是渐行渐远的背影。

父母子女间这种一代又一代的不得已的远离和无奈的忧伤是作者龙应台的,也是我们每一位为人子女亦为人父母的,作者用寥寥几笔就写出了所有读者的心声,从而引起强烈的共鸣。

如今,随着年龄的增长,经历的事情多了,却越发地脆弱,越发地见不得那些离别、动情的场面,而每次读《目送》,都犹如身临其境,自己仿佛就是作者,或是作者写的就是自己;也正是读《目送》,我才明白和领会母亲那朴素而又深沉的爱;也正是读《目送》,我才知道如何去珍惜眼前的每一次离别,甚至是一句问候,每一个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