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机关文化>>正文

远去的硝烟

——读《志愿军一日》有感

作者:

李晓明

来源:

省国资委

发布时间:

2020-6-11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又到了周末,六点刚过夜色已降临,望着窗外高楼林立的灯火,让人联想起霜降后多姿多彩的终南山……“李老师,我开车送你回去。”禁不住新人小孙的诚邀,便搭了她导航的顺车。

车在高新区穿行,一幢幢高楼、一面面五星红旗、一串串车灯,与路灯霓虹交相辉映,令人赏心悦目。驶上西二环立交桥开始堵车,这是司机和乘车人最煎熬的时候,一眼望不到头的尾灯让人沮丧。小孙也有点烦燥,伸手在袋中摸了一瓶酸奶让过我后说:“喝一瓶给儿子买的奶。”我在后座开始了每天的生活——看“学习强国”国庆70年大阅兵。

当人民解放军气势磅礴的分列式通过天安门广场时,雄壮的歌声伴着车内散发的酸奶味,我情不自禁地背颂了几句:“当你坐上早晨第一列电车走向工厂的时候,当你扛上犁耙走向田野的时候,当你喝完一杯豆浆、提着书包走向学校的时候,当你坐到办公桌前开始这一天工作的时候,当你向孩子嘴里塞着苹果时候,当你和爱人悠闲散步的时候,朋友……”小孙也忽然扭头大声地朗颂起来:“你是否意识到你是在幸福之中呢?你也许很惊讶地说‘这是很平常的呀!’可是,从朝鲜归来的人,会知道你正生活在幸福中。请你意识到这是一种幸福吧,因为只有你意识到这一点,你才能更深刻了解我们的战士在朝鲜奋不顾身的原因。朋友!你是这么爱我们的祖国,爱我们的伟大领袖毛主席,你一定会深深地爱我们的战士——他们确实是我们最可爱的人!”颂完她眼里闪着泪花,“我是复转军人,我爸也是军人,在新彊,我从小就会背这篇文章。”

她的话让我陷入了沉思,近几年我们身边多了许多复转军人,虽然他们来自陆海空不同的岗位,但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吃苦耐劳和遵守纪律,这可是人民子弟兵代代相传的优良作风。说起《谁是最可爱的人》,我想起曾经在废纸堆里捡了一本安康县第九中学藏书《志愿军一日》,印象中是1956年出版的第二编,内容主要有功臣、战士、指挥员、卫生员、文宣员……,里面描述了作者亲身参加战斗的一天,包括“阵地战最初的日子”“保卫开城”“在临津江前线”“上甘岭鏖战”“打得敌人低下头去”几个阶段。虽然只读了第二编,没有看到全编,但我己从志愿军将士用鲜血书写的纸页中嗅到了战争的硝烟与残酷。那是一个什么样的时代?什么样的力量,让他们视死如归,献出了年轻的生命?

中国军人在抗美援朝中上演了一场惊天地、泣鬼神的壮举,打出了国威,震憾了世界。记得军长秦基伟在守卫上甘岭中写到,敌人在不到四平方公里的狭小高地上,投入六万兵力,出动飞机三千多架次,投掷重磅炸弹和凝固汽油弹五千余枚;发射了一百九十多万发炮弹;出动坦克一百一十八辆;向我军发动九百多次冲击。每每想到这组数字就让人心惊肉跳,远比电影激烈,我军用血肉之躯在坑道与美军进行了四十多天的殊死争夺。战斗结束后,山峰被削低了两公尺,涌现出了黄继光、孙占元、牛保才、朱有光、王万成等成千上万名英雄模范人物。据营长郝来会记述,最危险的地方共产党员上,牛保才是共产党员,有把握完成接线任务,线通了,但牛保才负伤爬行二三百公尺外,将线一头紧缠食指、一头用嘴咬住不放,用生命延伸了线的长度。邢军医回忆,刚动过手术的伤员金克成同志,急切恳求出院,“我是个机枪射手,你知道,前沿上多么需要我呀!”抢救伤员时听到最多的是“党信任你”“阶级弟兄”“我要上前线”……

“李老师,您家是不是住这?”我猛然反应过来是小孙在问,我环顾车外,小区旁的超市依然灯火通明、人来人往。“噢,到了。”一边说谢谢,一边推门下车,然后目送她开车南去。回到家已是晚上九点,便迫不急待地打开电脑、找书,查看《志愿军一日》究竟有多少人参与了写作、有几编、多少个战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