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警示教育>>正文

打私变护私 猎手变猎物

——云南省迪庆藏族自治州委原副书记许洋严重违纪违法案剖析

作者:

来源:

工委纪工委

发布时间:

2020-7-24

许洋,云南省迪庆藏族自治州委原副书记。曾任楚雄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云南省公安厅刑事侦查总队副总队长;红河州副州长,州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等职。2019年12月,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审查调查。2020年5月,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并被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提起公诉。

“正值身体心智进入壮年之际,正在组织的关心培养之中,正是家人最为需要顶梁扛责之时,我却因骄傲任性、贪腐享乐,把自己送进了留置室。疼!从未有过的疼!”留置期间,许洋悔悟道。

1、义气之祸——习惯当大哥、搞结拜,照顾“朋友兄弟”

许洋长期在武警、公安系统工作,重义气、讲感情,但长期接触社会阴暗面,也让他沾染了一些江湖习气。

“男人立世,当有一身武艺、一街兄弟。”早年任派出所所长时,他总结出了这套男儿“立世论”。在和朋友的交往中,他也刻意淡化自己的执法人员身份,习惯扮演“大哥”角色,甚至效仿电影中的一些角色,当大哥、搞结拜。

“只要他把你当兄弟了,任何事情他都可以去包容你。”长期活跃在许洋身边的一位“朋友”表示。随着许洋职务的提升,这些江湖朋友看到了其权力背后蕴藏的巨大利益。他们一方面对许洋照顾有加,进行感情投资;另一方面对他言听计从,维护其“大哥”的优越感。

随着交往的不断深入,一些所谓的兄弟相继向许洋提出参与公安系统相关工程项目的请求。为了兄弟情义,许洋便利用手中权力帮所谓的兄弟承揽项目,并在事后收受了相应财物,“这些项目也不是什么高科技,谁都可以做,照顾一下多年的朋友兄弟也无伤大雅”。

在干部选拔任用上,许洋也为兄弟、朋友开口子。2016年,石屏县公安局原政委姚某通过许洋“好友”、商人周某的推荐,被提拔为河口县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从此,周某在红河州享有“地下组织部长”之称,导致红河州一些干部特别是公安系统干部,都期望以周某为纽带,达到个人“进步”目的。

“公私不分,把公权用在了满足自己及一些所谓兄弟、朋友的私利和私欲方面,这是最大的错误。”利尽人散,许洋终于醒悟,远离“江湖”漩涡,以组织原则为人处事,才是正道。

2、滥权之殇——把组织赋予的权力变成他人获利的工具

2013年8月,经过多个岗位锻炼后,许洋被安排到红河州公安局任党委副书记、副局长,主持工作。不久后,被提拔为一把手。

由于红河州地理位置的特殊性,边境贸易欣欣向荣,但走私现象也一度十分猖獗。许洋到任后,强力治警、铁网打私,曾创造了边境管控的“红河模式”,提出“忠诚、担当、善谋、敦行”的红河公安精神,定下“单项工作全国叫响、整体工作全省领先”的工作目标。在他的带领下,红河公安工作几年年度考核均列第一。

不少熟悉他的人评价他“有血性”“能担当”。然而,让这些人没想到的是,大家眼中这位有血性、能担当的公安局长,竟然是走私犯罪团伙的“保护伞”。

“最近可以动”“最近停几天”“卡撤了,快走”……许洋利用担任红河州反走私综合治理小组副组长的职务便利,与特定关系人通谋,向请托人透露查缉走私行动的信息,为犯罪团伙非法走私冻品、大米、白糖等提供帮助,并收受财物,上演了一出出打私变护私、执法却违法的闹剧。

上梁不正下梁歪,某边境县公安局负责人也效仿许洋,在他人请托下,变固定查缉为机动查缉,变相为犯罪团伙走私活动提供空间,导致该县走私活动日益猖獗,严重扰乱了当地的经济社会秩序。许洋被查处后,该州公安系统多名干部也因违纪违法被查处。

“我把组织赋予的责任、权力,变成了他人获利的资本和工具,我痛得撕心裂肺、悔得无地自容。”许洋忏悔道,“我的错误不仅害了自己,更害了我的战友同事,导致我们用血汗取得的成绩在顷刻间垮塌崩盘,让公安事业、公安队伍蒙羞。”

3、享乐之灾——抽名烟、穿名牌、戴名表,追求奢侈享受

“许洋有强烈的‘五名’情节:抽名烟、喝名酒、穿名牌、戴名表、坐名车。”办案人员介绍,日常生活中,许洋穿高档品牌服装,喝上千元甚至上万元的高档洋酒,抽上千元一条的高档香烟和几百元一支的高档雪茄,家中的名牌手表价值几十万元,长期使用2辆豪华越野车……

据介绍,许洋出生于20世纪70年代,成长于国家快速发展之时,未曾体会过物质匮乏年代的艰辛,追求的是奢侈享受。加之其离异且长期在外任职,缺少家人的陪伴和关心,追求低级趣味,让一些不法商人看到了他的软肋,开始对他进行“温水煮青蛙”般的围猎。

“听说生病了,打个电话,买点土药;听说感冒了,给你煮一锅汤,送过来。一次、两次、三次……心里边就有了一种认可度、信任度。再加上没有什么利益请求,便放松了警惕,甚至把他们当家人。”2016年至2019年,许洋进一步放开私人空间,接受私营企业主为其安排专人提供做饭、保洁等生活服务。

但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煎药煲汤的牵肠挂肚、琐碎小事的嘘寒问暖,瞄准的都是许洋手中的权力。“首先获取你的信任,之后跟你提出小事情的帮忙、大事情的帮忙,最后再跟上重金感谢、利益输送,就再也回不去了。”许洋悔不当初。

4、信念之塌——“见贤不思齐,见不贤而沾沾自喜”

“从破纪到破法的一路上,我始终忐忑不安,但侥幸心在不断膨胀。”许洋说。

从收受烟酒手表到金钱股份,从占用公车到收受私车,从长期“借款”到长期“借房”……作为一名党员领导干部,他深知这些行为的性质,但依旧自欺欺人。即便在组织宣布对他进行审查调查后,他仍然自信地认为,只要“兄弟”“朋友”隐瞒了所有事实,他就能“安全过关”。可事实恰恰相反!

“唉,为我自己不值,为自己有机会去纠正错误而没勇敢走出那一步而难受。”许洋说,他曾在入党志愿书中写道,“我要求入党不是为了个人利益、地位或者高人一等,更不是为了升官发财、图名图利,我要为我的祖国和人民尽点力,掌握为人民服务的本领,做个有理想、有道德、有文化、守纪律的四化接班人。”然而,理想信念动摇、政治意识淡化,让他的初心变了味:“见贤不思齐,见不贤而沾沾自喜。(我)见到人家做得好,不去想应该怎么学习,见到一些做得不好的,觉得他们的行为太差,就没想过自己的行为更愚蠢、荒唐、虚伪、贪婪。”

经查,许洋还私藏并阅读有严重政治问题的非法出版物;在明知非法私藏枪支、弹药是违法犯罪行为的情况下,仍然以私藏、接受朋友赠送等方式,先后将枪支、弹药私自存放于宿舍和家中……

“忠诚过,但未能绝对忠诚;干净过,但已浑浊不堪。”许洋说,领导干部若想平安成长,必须要学会扬弃自己的过往;若要茁壮成长,唯有理论武装。但他已悔得太晚、悟得太迟。